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恺英网络(002517.SZ)高管遭立案调查 实控人失联之际雪上加霜?

浏览人数:69|上传时间:{$itemInfo['publish_time']|date='Y-m-d H:i:s',_ _ _天宝博优于普通会员至高无上的尊贵体验和优势!丰厚优惠独擅其享,贵族式博弈体验.天宝博体育服务周到的宗旨为广大娱乐爱好者服务,由全球娱乐业界精英组成的金牌团队,以超专业的服务素质.天宝博官网是一家有着数十年历史的娱乐公司,豪华高端大气上档次,是众多玩家流连忘返的24小时不夜城!}##}|来源:天宝博-天宝博体育-天宝博官网

  4月23日晚间,恺英网络(002517.SZ)一则公告进一步揭露了其深陷“多事之秋”的现状。

  据公告显示,该公司于昨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冯显超家属的通知,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此外,其在公告中指出,此次立案调查事项系针对冯显超个人的调查,对公司生产经营活动目前不受影响,经营情况正常。

  此外,根据其相关数据来看,该公司的副总经理冯显超持有恺英网络股票 2.605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约 12.10%。其中被质押股票 2.601亿股,占持有总数的99.9%。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冯显超所持公司股票累计被冻结1.41亿股,全部均为限售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约 6.55%。

  而事实上,出来此次高管遭调查之外,自3月底以来恺英网络就颇不太平。

  据悉,冯显超是实控人王悦“失联”、现任董事长金锋涉嫌操纵股价被“追逃”之后,恺英网络又一位出事的创始人。此外,除了创始人不给力之外,该公司也遭遇了业绩预减、市值蒸发300亿元、各种诉讼缠身等一系列变故。

  截止今日收盘,恺英网络股价下跌2.31%,收于4.22元,总市值为90.83亿元。

  那么,一系列麻烦缠身的恺英网络,到底做错了什么?

  成也实控人,败也实控人?

  成立于2000年的恺英网络,其主要业务包括网页游戏与手机游戏等精品娱乐内容的研发和运营,2015年,该公司正式登陆A股。据悉,王悦不但是公司的创始人,还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共持有恺英网络股份4.615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44%。

  值得一提的是,恺英网络陷于如今的“泥沼剧情”,其实控人王悦可谓是不能不被提及的主角。

  据外界传言,王悦是集“英雄出少年”“中国最年轻富豪”“大学没毕业就赚了几百万就完成资本积累”于一身的80年后富豪,可谁曾想到这个集风光于一身的年轻富豪却在3月底传出了“失联”的消息。

  4月17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王悦所持公司股票累计被冻结4.6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44%,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冻结执行人为上海市公安局。而在此前的3月30日,恺英网络公告称,公司从2019年3月28日起通过邮件、电话等各种方式试图与控股股东王悦取得联系,但至今未果,也未能够了解到王悦失联的具体原因。

  而实控人联系不上的局面,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它的影响可能不会直接在财务上表现出来,但在后期的冲击会有所体现,它将直接影响股民对整个公司的信任以及公司稳定性。由此,随着实控人王悦的失联,恺英网络危机重重。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恺英网络实控人的失联似乎是“早有预谋”。

  此前的1月8日公告揭露,作为董事的冯显超和之前已经辞去总经理职务的王悦,亦是恰好一同决定不再续签一致行动协议,解除一致行动关系。

  实际上,在王悦失联以后,就有媒体称王悦是因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而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而联系到如今高管冯显超在王悦失联后对减持恺英网络股票的迫切,以及其因个人经济犯罪而被调查的举动,王悦的失联原因似乎也呼之欲出。

  深陷各种“诉讼之战”

  实际上,除了一手创立公司的实控人失联使其陷入“信任危机”之外,恺英网络也深陷各种“诉讼之战”。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2月,腾讯就《阿拉德之怒》著作权侵权、不正当竞争事项向长沙中院提起诉讼,要求恺英网络立即停止开发、运营和宣传《阿拉德之怒》,并索赔5000万元。

  如今,《阿拉德之怒》已经下架,并对恺英网络业绩产生了一些影响。据悉,2019年2月,恺英网络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预估停运《阿拉德之怒》对公司经营业绩有一定影响。

  此外,除了与腾讯的诉讼外,恺英网络还面临着多起国际仲裁,其中部分国际仲裁案件面临巨额索赔的风险。

  2018年11月19日,恺英网络发布《关于控股子公司仲裁进展的公告》,子公司浙江欢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韩国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曾于2016年10月25日签署两份许可协议。

  据公告显示,截止目前,双方就许可协议履行发生争议,娱美德及其子公司传奇IP株式会社在新加坡国际商会国际仲裁庭针对浙江欢游提起仲裁,要求向浙江欢游收取月度分成款共计人民币14.84亿元。而值得注意的是,一旦败诉,恺英网络子公司将面临将近人民币15亿元的索赔额。

  由此,被一系列诉讼缠身的状况无疑进一步加剧了恺英网络的“危机”。

  业绩叠加股价“拖后腿”

  除了主业诉讼缠身外,恺英网络近年来业绩和股价都在一定程度上拖了它的“后腿”。

  据其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恺英网络营收22.85亿元,同比下滑27%;营业利润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29亿元和1.65亿元,同比降幅均在80%以上。需要指出的是,2018年以来,由于游戏版号冻结和行业增速放缓,游戏公司大多面临业绩下滑的困境,恺英网络当然也不例外。

  不过,3月30日该公司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也进一步显露了其业绩下滑的现状。据财报显示,2019年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区间在4500万元到67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降幅达73%―82%。

  值得一提的是,在业绩连续下跌之际,该公司的股价也一路走低。

  据相关数据显示,从2017年末的高点19.19元跌至4月24日收盘的4.22元,跌幅超75%,市值蒸发约300亿元,而股价连续下跌也导致实控人王悦不断将其所持股票补充质押。

  此外,有意思的是,撇开业绩下滑的现状不谈,近年来恺英网络多元化尝试也可谓是都不成功。

  比如说,2017年6月8日,恺英网络决定投资三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分别是上海翰迪数据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翰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暖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恺英网络暂无披露2018年年报,而据2018年上半年报告介绍,上述企业除上海暖水拥有正向投资收益约5.84万元,其余两家企业均为较严重亏损状态。

  再或者说,2018年3月,游戏公司英雄互娱与恺英网络联合开发面向海外用户启动区块链项目的消息被证实。然而,一年过去,该项目仍无任何新进展。

  而值得注意的是,恺英网络多元化尝试的“失利”也将一环扣一环,进一步反作用于其业绩表现。